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危重患者

足球比分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获通过,明年6月1日起施行;系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基本法”

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危重患者

恢复医师“规范化培训”表述

(作者:陈晓明,系机械工业教育发展中心主任;许朝山,系常州机电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

新京报讯 昨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以164票赞成、4票弃权,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施行。

赵宁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表决通过,作为立法参与者,她本来应该很高兴,“但是实际上我的心情是非常沉重的,就是因为这个事件。我们非常痛心,也非常愤怒。我觉得这不是所谓的医疗纠纷问题,是一个非常严重的刑事犯罪。昨天北京地区的检察机关已经对嫌疑人做出了批捕的决定,这就是一个态度。我们国家卫生健康委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是零容忍,这是我们一贯的态度。”

制定激励机制,政府部门进一步做好智能制造规划和保障政策

对此修改,多名委员持不同看法。委员包信和就提出还是应采用“规范化培训制度”的表述,“规范化培训有特定含义,不是泛指培训,而且也已被大家慢慢接受,所以希望还要保持原来的表述”,“我们国家医学生同国外相比门槛低一些,如果不强调规范化培训,医生的水平就很难达到要求。所以,规范化培训是保证和提升国家整体医疗质量保证不可或缺的环节”。

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历经四审。与23日提请审议的四审稿相比,短短5天之内,昨日的表决稿作出了“120不得因未付费拒绝救治急危重症患者”等三处重要修改。

此前,四审稿用“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培养培训制度”,替代了三审稿中的“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规范化培训制度”。

从智能制造机械产业发展来看,职业院校人才培养质量企业是认可的,而且目前企业对职院院校的学生需求量很大,供不应求,存在多家企业争抢学生的现象,很多企业在学生进校时就与企业签订了订单班或现代学徒制班等,为学校的人才培养提供经费等,企业共同参与人才培养,缩短人才与企业岗位的距离。

产教深度融合,调优调高调宽老专业,顺应新技术开设新专业

手术不必非要取得“书面同意”

围绕智能制造产业链和价值链的优化,遵循“宽基础、大专业、小方向”的基本思路,拓展专业群课程内容,提高专业建设定位,合理调整“智能制造机械类专业群”。

搭建校企信息共享平台,及时发布企业与学校的供需信息,打通校企的信息通道。针对现有考核评价体系,建议以企业为龙头,组合学校和企业共同制定考核评价标准,由企业参与的第三方来考核,行业监督执行整个考核过程。

在昨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袁杰和国家卫生健康委法规司司长赵宁回应了有关民航总医院伤医事件的提问。

布扎科夫说,工厂将对两艘潜艇的技术操控系统、电力推动系统和导航系统进行现代化改造。

陈斯喜当时表示,“医闹是特例,立法要基于一般的情况,而不能根据一些特例来立法。作为一个法律制度规定必须本人同意,很多特殊情况下就无法处理了。我不赞成在法律里写要书面同意,告知可以。有时候要不要做手术就是要尊重医生的判断,要信任医生,要给医生撑腰,从社会各方面支持医生。现在出现个别医生不好的情况是有的,但总体来讲,医生是非常敬业、非常不容易的,特别是外科医生,是很辛苦的,要给他撑腰。现在为防止个别闹事把必须书面同意作为一种法律制度规定下来,不赞成”。

四审稿对“院前急救”作出了规定,“国家建立健全院前急救体系,为危重患者提供及时规范有效的急救服务”。

智能制造作为工业化与信息化深度融合的产物,以智能制造为核心的制造业与新一代信息技术加速融合,已经成为全球先进制造业的发展趋势。面对新技术的发展,需要更多的跨专业、复合型人才,我国制造业面临着巨大的挑战。

据此,表决稿修改了“手术必须取得书面同意”的规定,即将四审稿有关条款中“取得其书面同意”修改为“取得其同意”,将“不得非法获取、利用、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修改为“不得非法收集、使用、加工、传输公民个人健康信息,不得买卖、提供或者公开公民个人健康信息”。

企业购置并实际使用的重大技术装备符合规定条件的,可按规定享受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政府更积极倡导“工匠精神”,提高一线技术技能工人的社会地位和待遇,推进全人格的培养,努力智能制造发展。

急救中心不得“没钱不给急救”

“手术必须取得书面同意”,早在二审时,就有委员对此提出不同意见。“手术要取得书面同意,我不赞成”,二审分组审议时,委员陈斯喜说。

四审过程中,也有的常委委员提出,草案有关知情同意、个人健康信息保护的规定应与民法相关规定相衔接。

针对性、可行性必不可少

各级政府充分发挥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强化企业市场主体地位,以需求为导向,激发企业推进智能制造的内生动力。发挥政府在规划布局、政策引导等方面的积极作用,形成公平市场竞争的发展环境;要准确把握智能制造的发展规律,因势利导,引导行业循序渐进推进智能化,针对不同地区、行业、企业发展水平,加强分类施策、分层指导,加快推动传统行业改造、重点领域升级、制造业转型;落实税收优惠政策,

智能制造关键装备方面相对各项技术及专业较为成熟,企业对应人才能力需求相对明确,院校应在专业技能上加强机械识图、机械装配等基础能力训练,提升学生动手能力,并增加专业英语和口语交流。

历经四审,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该法将自2020年6月1日起施行。作为医疗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包括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药品供应保障、健康促进、资金保障等方面内容。

当前,企业对职业教育人才的要求首在企业忠诚、职业素质、敬业精神、学习能力等,其次是专业知识和技能。面对目前世界范围内智能制造机械行业产业的集群式、精益型的新技术、新工艺、新方法、新趋势,用人单位为让学生能够尽快适应工作岗位需求,大部分企业主动对接职业院校,提供经费和企业典型生产案例,渗透企业精神,为职业院校教师提供新技术的学习机会,帮助学校解决专业跟不上产业发展、技术变革的困境,为提高职业教育人才培养质量提供了助力。预计,智能制造行业近三年来的人才需求量是270万人,高职院校能够提供70万,缺口达到200万。积极填补行业人才缺口,给职业院校的人才培养提出了质量和数量的紧迫要求。

制定校企共同参与的智能制造机械行业人才培养标准。聚焦智能制造的发展要求,对智能制造领域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层次、规格和质量及时提出指导性意见。面向智能制造领域组织实施行业重点观测专业(方向)创新建设、新型“双师”专业素养与能力培养,尽快建立智能制造领域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标准体系,开发配套教学资源等。

依托企业优势资源共同建设智能制造技术技能人才教育培训基地。智能制造规模以上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要设立专门机构及人员负责职工教育培训、对接职业院校,设立学生实习和教师实践岗位。智能制造相关企业要按照“共谋、共建、共管、共用、共享”原则,实施“双元主体、双重身份、双方场所、双向导师、双方考评”,建设一批兼具生产与教学功能的校企协同创新基地。

此外,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单辟“健康促进”专章,明确提出“公民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积极构建基于智能制造技术标准、岗位能力要求的多元人才培养评价制度,保障人才培养质量,进而切实加强行业指导能力建设,不断提高工作质量和服务水平,履行好指导和促进智能制造技术技能人才培养的职责和使命。

俄罗斯还根据“拉达”级潜艇衍生设计制造“阿穆尔”级950型和“阿穆尔”级1650型潜艇,用于出口。

发挥指导作用,行业组织引导企业和院校推进智能制造发展

产教协同育人,智能制造企业要积极发挥人才培养主体作用

建议新增开设“智能制造技术”专业。建议核心课程有机械加工工艺与夹具设计、MES应用、机电设备维修与管理、智能制造技术与应用、工业机器人应用实训、精益生产等课程。该专业开设建议与地区智能制造示范点相配合。

此系我国卫生与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共分十章110条,包括基本医疗卫生服务、医疗卫生机构和人员、药品供应保障、健康促进、资金保障等方面内容。

校企深度合作,校企共建智能制造生产性实训基地,实现产学研培共用;加大智能制造跨专业跨学科师资队伍培训,多途径、多维度的校企共同培养培训。

对任何形式的伤医事件“零容忍”

智能制造跨界、跨学科的专业能力培养过程受到在校学制的限制,无法在单独一个阶段实现。通过行业岗位(群)职责与院校专业(群)培养目标对比,应对多学科复合型技术技能人才要求越来越高、跨界与管理融入企业精益生产人才紧缺的需求,建议利用中职的基础性、高职的技术性、应用性本科的工程性,搭建现代职教体系,把能力培养分为基础能力、专项能力和综合能力三个阶段,贯穿职业培养过程,在学历提升的同时保证能力的提升,从而满足企业跨界、跨学科的多元化人才需求。

“拉达”级潜艇是677型柴电潜艇,由俄罗斯圣彼得堡市“红宝石”中央设计局研制。潜艇长66.8米,宽7.1米,水下航行速度21节,最大潜深300米,自持力45天,乘员35人,潜航排水量2650吨。“拉达”级潜艇比之前型号潜艇噪音更低,自动化程度高,被视为俄罗斯第四代常规潜艇。

从二审稿到四审稿,草案均规定: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疗卫生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得或者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

明确培养目标,构建现代职教体系,实现跨界跨学科多元人才培养

(责编:郝孟佳、熊旭)

作为医疗健康“基本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融入了多项医改举措,国家推进基本医疗服务实行分级诊疗制度,国家推进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建立家庭医生服务团队;国家采取多种措施,鼓励和引导社会力量依法举办医疗卫生机构等。

表决稿采纳了这一建议,恢复了三审稿的“建立健全住院医师、专科医师培养培训制度”。

表决稿采纳了上述建议,明确提出:急救中心(站)不得以未付费为由拒绝或者拖延为急救重症患者提供急救服务。

“所有危害健康、危害生命的行为,都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袁杰说,医务人员是全体公民健康的卫士,也是卫生健康事业的主力军,医务人员是为全社会、为全体公民提供医疗服务的,为健康提供保障。“所以,对医务人员的侵害,无论从道德上还是从法律上,都应当予以严厉谴责和制裁。”

时不我待,在目前情况下,因应于行业人才需求,各方面的对策一定要和问题一一对应,针对性、可行性是政策真出效果的根本保障。

机械工业教育发展中心、中国机械工业教育协会、全国机械职业教育教学指导委员会等行业教育培训机构和组织,相关专业协(学)会要发挥行业优势,推广先进管理模式,加强行业自律,防止无序和恶性竞争。

在法律表决通过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定位就是基础性、综合性法律,“说它是基础性,主要是和其他专门法律的关系。在医疗卫生与健康法治建设方面,已经有10余部专门的法律,比如药品管理法、疫苗管理法,还有传染病防治法、执业医师法、中医药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精神卫生法、献血法,以及其他关于体育方面的法律,但是一直缺少一部基础性的对基本制度做出规定的法律。这次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填补了这一项法律空白”。

四审稿分组审议时,委员丛斌提出,据其调研了解,有些120到家去接急诊时会要求患者家属先交钱再接人,不交钱就不接人的情况,甚至部分医院的急诊室也存在类似现象。丛斌表示,这种情况虽然不算常见,但是也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他建议在“院前急救”条款后增加限定性规定,“对危重症患者的急救,不得以先付款为条件而拒绝或拖延急救。”

同时,针对暴力伤医、院前急救等社会关注焦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提出“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公共场所应当按照规定配备必要的急救设备、设施”。

据赵宁介绍,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多处阐明了国家对医务人员的保护,明确规定了“医疗卫生人员的人身安全、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全社会应当关心、尊重医疗卫生人员”;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公共场所,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全社会都要维护公共场所的秩序,不单单依靠医院自身;法律责任部分“违反本法规定,扰乱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秩序,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都要受到法律惩处,构成犯罪的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